首页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分类信息 > 正文

郑州防水防腐保温一级资质转让,防水二级升一级资质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11/11 11:05:50 人气:0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出售一个郑州的“防水防腐保温一级专业承包资质”,“幕墙一级专业承包资质”、“装修装饰一级专业承包资质”等。

详情咨询: 182 0366 5855  裕经理

承包工程范围

一级资质

可承担各类建筑装修装饰工程,以及与装修工程直接配套的其他工程的施工。

二级资质

可承担单项合同额2000万元以下的建筑装修装饰工程,以及与装修工程直接配套的其他工程的施工。

注:

1.与装修工程直接配套的其他工程是指在不改变主体结构的前提下的水、暖、电及非承重墙的改造。2.建筑美术设计职称包括建筑学 、环境艺术、室内设计、装璜设计、舞美设计、工业设计、雕塑等专业职称。

公司各部门业务

一、工商部

1.郑州市区及周边,开封市及周边各类公司注册,擅长解决疑难,比如:融资租赁、资产管理、投资、金融、基金管理等,还有加急,疑难名称,无区域名称、非学历培训等。

2.河南省局1亿以上注册,河南省内500万以公司增资验资,出具验资报告。

二、财税部

1.郑州及开封周边记账、报税、清算注销、清理乱账。

2.河南省内纳税筹划,税务咨询,财务管理咨询及量身订制财务软件。

3.河南省内出具审计报告。

三丶资质部

1.河南省内49项建筑资质注册升级

2.河南省房地产开发资质注册升级

3.郑州及开封食品经营许可证

4.河南省内医疗器械许可证

5.河南省内人力资源及劳务派遣许可办理

6.郑州及开封道路运输许可

7.郑州及开封危险化学品许可证

8.郑州市区保险代理许可证

9.河南省内安全生产许可证办理

10.河南省内八大员、技工、特种工、三类人员证书办理。

防水一级2019110501.jpg

装修资质不可以转让,因为装修资质无法办理过户。如果要转让,就要连同公司一起转让,接手的一方还要沿用原来公司名称,但公司法人可以变更。这样就转让成功了. 装修资质是可以转让的,转让有多种方式:1、整体转让;2,资质分立剥离后在转让,这些过程都比较麻烦, 建筑资质,转让 。

一、资质年检部门 

建筑企业资质年检由资质审批部门负责,对施工总承包特级和一级企业、专业承包一级企业的资质年检,建设部委托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办理;其中涉及铁道、交通、水利、信息产业、民航等方面企业资质年检,由建设部会同有关部门办理;对中央管理的企业及其所属企业的资质年检,由建设部直接办理。 

二、资质年检程序 

1、建筑业企业在资质年检时需提供有关资料,包括企业当年报送统计部门的统计年报。 

2、资质审批部门在企业年检后,在企业资质证书副本相应栏目内注明年检结论和“有效期X年”字样。 

3、资质审批部门应当在企业年检结束后30日内,建筑企业资质在公众媒体上公布年检不合格的企业以及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参加年检的企业名单。 

4、资质年检完成之后,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将下列材料报送建设部

---------------------------------------------------------


是不会让有罪的人绝望的。“太晚了!’他再次说道,一边咬着牙齿,扭曲着面孔,仿佛毒蛇在咬他的内脏。但是,天哪,他的心简直像流水一般瞬息万变。我们还没来得及走到城外,又见他在欢喜地唱歌了。城门外一株小树的树枝上吊着另一个罪犯,离地面还不到一码高。一看到这个情景,这浪子马上又收起了他的乐曲。我们还没有走出一浪远,他便假装掉了念珠,跑了回去。正如我将告诉你的,当然不是抱着什么好的企图。我十分缓慢地漫步前走,并时常停下来。忽然,他又跋着一只脚,绑着绷带走了过来。我问他是怎么搞法,竟装扮得那么内行。‘啊,这是我的奥妙。要是你想知道,你得参加我们的帮会。’这时我们正穿过一条窄巷,在巷口看到一个写有字的石头,用一个叉形符号告诉叫化子,应当往哪边走。‘这是说那边有农舍,正等待着您的光临。’他向那座农舍走去,带着食物、钱和酒回来了。‘这家伙起了作用。’他说道,一边骄傲地拍拍他的独脚,然后解掉他的绷带,带着一副自豪的表情指给我看他小腿肚子上的一个洞,大得几乎可以把你的拳头放进去。要是不熟悉他的鬼把戏,那么,这只脚很可能会骗走我最后一个铜板。很快,我们看见路边又有一座农舍。他向它走去。我站在那儿考虑了半天,是否应当独自跑掉,以免自己因为他的缘故而遭致羞辱?但正当我犹豫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很大的闹嚷声。我的老板被一个农夫和他的帮工痛打之后,正跛着脚呼唤着我向我走来。那两个庄稼汉狠狠地揍了他一顿。但更大的灾祸正接踵而来。一个恶作剧的家伙放出一条公驴般的大狗,大声吼着追赶他,顿时把他踩倒在地。我料想这家伙必死无疑(但他却命最大,最不容易死),便抽出我的剑,吼着跑过去。还没等我走近他身边,那大狗已经扯掉了他的坏腿,带着它狂吠着跑回它的窝里。库尔·德·扎特松脱了捆着他的绳结,像只四凫似的轻快地跑来,头发竖立着,用两根拐杖向身前背后扑打着假想的狗,宛如一个歪歪倒倒的风磨。他顺着大路跑去。我慢悠悠地跟在他后面,发现他正在吃饭。‘该死的昆司!’他说道,而且在整个吃饭过程当中,也只重复着这句咒语,‘该死的昆司!’

“‘我说呀,我得搞清楚昆司究竟是什么,我才会咒骂它。’


    本文网址:http://www.sypf.net/html/flxx/2811.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